E8中文網 > 純陽武神 > 三十八章 合道圓滿

三十八章 合道圓滿

事實上,許易也不知道讓王不易驗什么,因為,他的確利用四色印的澄澈空間,對這枚陰官符動了個小手術,抽出了一些射線。
  
  至于這些射線,到底是作何之用,他自己也不清楚。
  
  “啊呀!”
  
  王不易怪叫一聲,繼而怒聲狂喝,“香火靈精,老子的香火靈精,太毒,太毒了……”
  
  他便是將腦袋打碎開來,也想不通許易怎么有能力修改陰官符,這可是秦廣帝君敕造啊,這是圣物啊。
  
  圣物也是能改得的么?
  
  “老王,老王,沒事吧……”
  
  許易連續低聲呼喚,王不易才醒過神來,回了許易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來。
  
  他心中苦得像是被黃連水浸泡了一般,簡直不知說什么好了,他自問是什么都想到了,可他腦洞再大,也決然想不到許易竟然連陰官符都能篡改。
  
  “我服了。”
  
  王不易忽然一抱拳,滿面苦澀,“既然什么都料到了,想要我做什么,直說吧。”
  
  先前的談判,大家沒撕破臉,他還有騰挪的余地。
  
  如今,他已和許易撕破臉,便失去了進退的余地,如今許易卡著他的脖子,他要么死扛,要么服軟,再沒了討價還價的余地。
  
  死扛,原來都扛不起,現在更扛不起,他越和許易接觸,小視之心便越發收斂,忌憚之情,便越發濃厚。
  
  適才他和許易翻臉,銜恨報復的情緒只占一少部分,貪許易的四色印,是誘因之一,但最重要的一點,便是許易點亮了兩顆主星,資質之高,已經讓他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
  
  即便許易再三向他表示感謝,在王不易的認知中,許易依舊是他的敵人,對頭。
  
  放任如此天才的敵人、對手成長,簡直是對自己的生命不負責任。
  
  抱著將敵人絞殺在搖籃之中的心思,王不易才決定對許易亮出獠牙。
  
  只是殘酷的現實,已經將他的一張臉掌摑的不成樣子。
  
  許易道,“再助我一臂之力,我想沖擊合道境的其他層級,也就是我想將我點亮的主星煉至更高的顏色等級。”
  
  王不易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怔怔盯了許易一會兒,道,“可能沒理解我前面的講述,主星從點亮,到修煉至圓滿,是個相對漫長的過程,少則三五年,多則十數年,任資質再高,在修煉規律面前……咳咳……”
  
  話至此處,王不易忽然打住了,他陡然想起來,眼前這家伙可是親自在他面前上演了一出違背修煉鐵律的沖關啊。
  
  許易笑道,“王兄的意思我明白,無非是要我明白,合道期的修行,是水磨工夫,焦急不得,可是如此?”
  
  王不易點頭道,“正是如此。我知現在身家不菲,修至合道境圓滿,香火珠和仙靈珠固然重要,但最為重要的,卻是感悟星辰之力的能力。一日之內,任何修士動用秘法,引動星象的時間,也是極為有限的,這一點就注定了,修煉至合道頂峰,不可能速成。所以,我勸還是三思后行。”
  
  許易道,“王兄此番話,誠乃金玉良言,但許某自有計較,王兄還是專心替我護法好了,待得功成之時,必定不忘王兄之功。”
  
  王不易本待再勸,轉念一想,雙方如此關系,自己說什么,料來許易都是不肯信的。
  
  如此也好,讓他試驗一番,自然就偃旗息鼓了。
  
  當下,許易顯露靈官三生相,頭頂一片星輝再度灑下,王不易仰天而望,只見蒼青色的天幕上,月明星稀,沒有任何異兆。
  
  而在許易眼中,整個二十八星宿,璀璨如烈陽,正映照著自己。
  
  下一瞬,他取出香火珠和仙靈珠,開始煉化起來,不多時,香火珠和仙靈珠煉出的光斑,在空中銜成一道虹橋,滾滾星力,便隨著那道虹橋,直朝許易體內灌去,徑直投入二十八星宿之中。
  
  “難道這不是徒勞么?”
  
  王不易在心中喃喃道。
  
  他看不到星空中的變化,只以為許易是在做無用功,心中暗道,待許易浪費幾顆香火珠和仙靈珠后,就該接受教訓了。
  
  哪里知道,許易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跡象,香火珠和仙靈珠的一個組合,才被煉化,第二個組合又接了上去。
  
  轉眼半個時辰過去了,許易已消耗了十三個組合了。
  
  如此驚人的“浪費”,令王不易終于看不過眼了,正待出口喝止,忽的,許易后背放出一道道青光。
  
  “青氣背舉,這,這……”
  
  王不易驚聲喝道,連退十三步。他真心覺得自己半生的驚訝,都沒有今天一天來得多。
  
  若非親眼所見,便是打死他也絕不信,有人能在短短半個時辰,直接從合道初境到合道一層。
  
  “這是什么邪功,這到底是什么邪功……”
  
  王不易驚聲呼喝。
  
  許易卻不理會他,一邊用心淬煉,一邊暗暗對金烏老怪道聲“感謝”。
  
  越是到了此界,他越覺得九轉成圣訣越是玄妙,這等神功,也只有在這神仙居所,發揮其最大功用。
  
  定元術如此,靈官三生相亦是如此。
  
  轉瞬,已是兩個時辰過去了,許易背后又閃爍了三次顏色,依次是白,黑,紫三色。
  
  王不易情緒也經歷了,從正經到麻木,再到習以為常,他努力維持著亂力的平衡,這回不再有任何怨恨,而是存了別樣心思,即便額頭見汗,他也沒有任何抱怨。
  
  忽的,許易高聲呼道,“王兄,我香火珠不夠了,借我三枚,日后加倍歸還。”
  
  原來,卻是許易幾番折騰,消耗了最后的香火珠。
  
  他本以為王不易還要廢話幾句,說不得他還要威脅兩句,哪知道王不易極為痛快,直接扔了過來,仔細一數,竟有四枚。
  
  “先用,不夠我還有。”
  
  王不易痛快得讓許易覺得不真實。
  
  不過這個檔口,他顧不得思慮這些細枝末節,當即接過香火珠,再度淬煉起來。
  
  直到王不易扔來的四枚香火珠,煉化第三枚,轟的一聲劇烈鳴響,許易背后金氣狂飆。
  
  合道境,圓滿了。
11选5直选前3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