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重生之完美未來 > 第四百五十章 片場暴君

第四百五十章 片場暴君

因為時間還早,趙浮生索性就留在片場,觀摩姜聞等人拍戲。
  
  這一看,還真是讓他長了不少學問。
  
  演員都喜歡給自己加戲,畢竟這意味著自己在影視劇當中的地位。
  
  比如國際章,在參演《攀登》的時候,明確表示,如果不給自己的角色增加感情戲,讓角色更加飽滿一些,她就不簽約。
  
  于是在編劇作家給出原稿之后,出品方上影的董事長,改了足足十八次稿子,最終讓國際章滿意,簽下了合同。
  
  而代價?
  
  一部原本歌頌主旋律的登山電影,愣是被拍成了《珠峰絕戀》,還能說什么?
  
  雖說原稿作家的劇本,的確也不怎么樣,寫的亂七八糟,但一個演員,居然為了給自己加戲逼著出品方改劇本,也是醉了。
  
  國際章這個人,演技是有的,但人品嘛,也就是那么回事而已。
  
  黑歷史一大堆,結果轉過頭參加幾個綜藝,賣賣好妻子好母親的人設,就想著洗白自己,那是不可能的。
  
  更何況,她也就是遇到了李仁港這個導演,換做諸如姜聞這種片場暴君似的導演,還想加戲?
  
  呵呵,罵不死你!
  
  什么是片場暴君?
  
  這要從導演的身份說起。
  
  導演是造夢的藝術家,是光影的工程師,也是這個行業真正的大明星,但在不為大眾所知的角落,也就是片場,他也可能是暴君、施虐狂、控制狂。
  
  為了讓手中的“棋子”,也就是演員,演繹出令自己滿意的效果,導演們往往會使出渾身解數,各種套路,來激發出他們演技。
  
  有時候這些手段是正面的、積極的,令導演和演員間的合作,如琴簫之合般自然流暢。
  
  但更多的時候,導演對待和激勵演員的方式會充滿爭議,甚至在外人看來有些不為人道,但正是導演們使出的種種伎倆,才有了我們如今看到的經典電影。
  
  在這些“劣跡斑斑”的導演里,大部分人都是作者導演,這絕不是意外。在商業大片的項目運作中,制片廠可以為了項目的順利運作和需求更換導演,明星的地位也往往更高。
  
  而在作者電影里,導演們個個牌面十足,又處于核心位置,所有人都得為滿足他們的作品風格和拍攝習慣而疲于奔命,當他們在片場手握大權,對演員們當然會為所欲為。
  
  希區柯克喜歡在片場中用實際行動來激發演員真實的反應,比如在拍攝《三十九階臺階》時,就讓女主角瑪德琳·卡洛真的戴上手銬體驗角色,而戴安·貝克也曾回憶道,拍攝《艷賊》的時候,希胖在片場故意對她不理不睬,好讓她像角色一樣生氣。
  
  趙浮生看到這個的時候,甚至覺得,這丫的哪是導演,簡直就是流氓啊!
  
  不過這都不算什么,卡車司機從好萊塢的片場底層起步,一步一步成為全世界最著名的大導演之一,這種情況下,這家伙一向只相信自己,旁人的話根本不聽。
  
  在拍攝《泰坦尼克號》時,他就表現出自己的作品自己說了算的一面,制片方本希望馬修·麥康納主演,他卻硬剛非要用迪卡普里奧,還堅持不植入廣告,不拍攝續集,也是對片場暴君的另類詮釋。
  
  在拍攝《深淵》時,先是所有演員為了劇情需要取得了潛水證,后來在片場卡梅隆頭戴特制的潛水頭盔,里面裝置一個可以發出指令的單向通訊設備,其他人在水下必須聽從他的命令且無法還嘴,就這樣逼得劇組成員們發明手語在一個廢棄核電廠的安全殼改造的注水片場里交流。
  
  更可怕的是,影片中那種可呼吸的液體真實投入到了拍攝過程中,而在此之前這種液體只在動物身上試驗過,拍攝時艾德·哈里斯并沒有呼吸到這種液體,眼睛腫脹起來。
  
  此外,其中一場戲,演員們在水里泡了整整五個小時,女主角馬斯特安東尼奧在片場身心崩潰,發誓再也不與卡梅隆合作,后者也承認“自己也不想再經歷這種拍攝了。”
  
  可怕不?
  
  真的很可怕,但這就是導演的權威。
  
  哪怕面對大牌演員,也是如此。
  
  為什么蔣文麗明明被姜聞不待見,依舊留在劇組拍攝,甚至不敢對外界公布任何消息。原因不僅僅是因為未來集團或者未來影視的威懾,而是因為這個導演是姜聞。
  
  哪怕她老公古長為也是導演,她也不敢去挑戰某個底限。
  
  如果一個演員,在劇組當中,把導演徹底壓制了,要么這個導演是廢物,沒有一點反抗能力。但凡這個導演有些影響力,這個演員就等于把自己的路走窄了。
  
  所以,哪怕是發哥這樣的大牌,在姜聞拍戲的時候,也絕對尊重他的權威。
  
  讓重拍就重拍,讓怎么做就怎么做。
  
  這才是真正聰明的演員。
  
  像國際章那種,呵呵,她大概忘了自己在國師手下時候的日子了。
  
  “這樣不對,重來!”
  
  “重新拍攝!”
  
  “卡!”
  
  “卡!”
  
  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趙浮生出現在這里,或許給下面的人帶來了一些壓力,平時不會有的失誤,接連出現。
  
  就連發哥也出現了兩次失誤,著實讓趙浮生意外不已。
  
  “我調整一下。”
  
  發哥似乎覺得自己的情緒不對,主動對姜聞申請休息。
  
  姜聞倒是沒什么問題,干脆讓另外一組人馬上來,繼續拍攝。
  
  片刻之后,片場里響起老姜憤怒的咆哮……
  
  “怎么樣,是不是很有趣?”
  
  發哥跟趙浮生湊在一起,笑著說道。
  
  “還可以。”
  
  趙浮生笑道:“不是第一次見了,對了,發哥你在港島,是不是也遇到過這樣的導演?”“我還好吧。”
  
  發哥笑了笑:“我一般不跟這種導演合作的,他們太喜歡較真了,墨鏡王你知道吧,我不接他的戲,就是因為怕被他折磨死。”
  
  “啊?”
  
  趙浮生一愣神,倒是不知道這個。
  
  發哥笑了笑,給他講起了墨鏡王的故事。
  
  作為華語影壇首屈一指的大導演,墨鏡王的片中從不缺少大明星,而他“不寫劇本”,周期漫長的拍攝習慣,和明星們自然少不了摩擦。
  
  坊間傳言,拍攝《春光乍泄》時,老王將章國榮與梁影帝“騙到”了阿根廷拍攝,并沒有告訴他們這是一部同性題材的電影,但并沒有實錘。
  
  不過哥哥倒是真的為了拍《春光乍泄》差點耽擱了演唱會的時間,那時候演唱會時間越來越近,墨鏡王又不肯放人,他只能在開場幾十個小時前從阿根廷飛回港島,唱完再回來演戲……章國榮都如此,其他演員就更慘了,比如關淑怡跟著劇組在阿根廷拍了好幾個月,最后在成片中連自己的影子都沒見著……
  
  不過最絕的還是拍攝《阿飛正傳》,第一天試戲時,大家就領教到了墨鏡王的“磨人”功力:學友哥吃了二十幾盤意大利面,劉佳玲抽煙的鏡頭拍了九十八條,章國榮玩牙簽拍了十幾條。那時候張國榮本計劃在紅館開三十三場演唱會,然后移民加拿大,這時在陳善之的牽線搭橋下,他決定去《阿飛正傳》里客串一個小角色,但是演著演著,墨鏡王對鏡頭下的章國榮越來越滿意,索性加重戲份,最后演成了男主角。
  
  而在拍《東邪西毒》的時候,由于墨鏡王進度緩慢,同一個劇組的一伙人,干脆被劉鎮偉拉去拍了無厘頭喜劇《東成西就》,墨鏡王任監制。
  
  而且這部戲由于進度緩慢,王仙仙合約到期都沒拍多少戲,不得已拉來了楊彩尼救場。到了剪輯階段,墨鏡王又想把王仙仙的鏡頭全部刪掉,但因為籌措資金時已寫上了人家的名字,全剪了不好給資方交代,所以就留了她半張臉的鏡頭,而在彎彎版里讓她出場八秒鐘。不過后來重剪《終極版東邪西毒》的時候,老王就不管不顧的全刪掉了。
  
  “真的假的?”
  
  趙浮生從發哥這里聽完了八卦,整個人都驚呆了,他還真就沒想到,這墨鏡王,竟然還有這樣的本事。
  
  這家伙鬧了半天不僅僅坑投資人,連演員也坑啊。
  
  “有真有假吧。”
  
  發哥笑著說道:“所以我才不敢跟他合作啊。”
  
  “哈哈哈哈。”
  
  趙浮生笑了起來,他自然知道,發哥這是開玩笑,以他的演技,當然不可能真的像他說的那樣,畏懼跟墨鏡王合作。
  
  兩個人不合作的原因,很有可能是風格不合。
  
  要知道,墨鏡王那家伙最擅長的是文藝片,而發哥的話,已經很多年不出演文藝片了。
  
  更何況,發哥的形象骨子里透出的是一種豪邁、自信和瀟灑,和墨鏡王電影當中沉郁、心事重重的角色,實在是太不搭配了。
  
  這就好像讓小鮮肉去演開國將軍,不是演不好,實在是做不到啊!
  
  “我聽說,姜導準備換縣長夫人的演員?”
  
  聊了幾句之后,發哥忽然對趙浮生問了一句。
  
  趙浮生一愣神,看了他一眼,心中略微有些詫異。
  
  這位,可不是那種多話的性格。
  
  PS:今天才確定,貌似我的新書,好像被起點屏蔽了,在整個新書榜單都找不到,這是什么情況?呵呵,都不知道怎么吐槽了,真他媽的醉了!
  
  
11选5直选前3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