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劍仙在上 > 第九百六十九章 到底還是弟弟

第九百六十九章 到底還是弟弟

“你小子!現在的實力,怕是一點也不次于我了。”
  東方軒拍了拍周雨辰的肩膀,兩人因張天澤結緣,但是其兄弟情義,卻是越發的身后,因為他們的遭遇,幾乎如出一轍,都是被自己的家族所唾棄,都是被自己最親的人所背叛,逐出家族,他們兩個不僅是相互感慨,更是惺惺相惜。
  “別把自己說的那么牛逼,真以為自己是天哥呢?要不要比劃比劃。”
  周雨辰絲毫不示弱,一臉傲然的說道。
  “算了吧,有著能耐,還是留著對付那些狗日的吧。血櫻宗的人,丹府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燈,這一次東榮島之行,咱們兄弟倆可得擰成一股繩。”
  東方軒笑著道。
  “對了,這是你嫂子,鐵梨花。云頂仙宮的人。”
  東方軒拉著鐵梨花給周雨辰介紹,鐵梨花笑望著周雨辰,不忘擰了東方軒一把,低聲道:
  “你還沒娶我過門兒呢,我可是要東方家族公子哥明媒正娶,天下皆知。”
  “哈哈,嫂子好。”
  周雨辰笑道,與東方軒四目相對的那一刻,兩個人的眼神,也都是變得復雜起來。
  “有天哥的消息嗎?”
  周雨辰的聲音變得低沉起來,這是他心中唯一的牽掛。
  東方軒搖了搖頭,嘆息一聲,看向憑欄而望的云玲瓏,不止是他,就連云玲瓏也是日日夜夜都在思念張天澤,但凡有一丁點兒他的消息,都絕對不會放過的。
  “不過之前聽說天哥在裁決之城大大的風光了一把,甚至將大夏王朝的長公主都給鎮壓了,真是牛逼呀,要是能睡了長公主,那就更牛逼了,哈哈哈。”
  東方軒笑著說道,他也不想讓周雨辰太過擔憂,畢竟現在雖然沒有張天澤的消息,但是至少不是壞消息。
  “切,老子早都睡了。孤陋寡聞了吧,到底還是弟弟。”
  張天澤遠望著東方軒與周雨辰交臂而行,侃侃而談,撇撇嘴,一臉驕傲喃喃的說道。
  “天哥沒事就好,以天哥的本事,我想就算是天王老子也難不住他,咱們今天好好喝一杯,不醉不休。”
  東方軒拍了拍周雨辰的肩膀,他始終都是很沉悶,不止是性格,更是因為張天澤與他們始終都是天各一方。
  “姐姐,我們也一塊去吧。你放心,張天澤一定會逢兇化吉的,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這家伙可從來都是禍害人的一方。咯咯咯。”
  鐵梨花摟著云玲瓏的肩膀,嬌笑著說道。
  云玲瓏白了她一眼,不過也是跟隨著她一并進入了大船之中。
  張天澤心中感嘆,云玲瓏對自己一往情深,他又怎能不知呢?甚至不知道該如何與之相處,兒女情長本就不是他的擅場,張天澤現在也頗為頭疼,相見不如不見,如果自己無官一身輕,沒有任何的仇恨,沒有任何的束縛,他一定會奮不顧身的追求自己的心中所愛,可是他身不由己,父母大仇未報,自己怎能男歡女愛呢?
  “走吧,人都走遠了,別看了,這大船之中的客房都是有著陣法穩固,他們可聽不見你的呼喚,也看不見你的望眼欲穿。”
  陳落雁撇撇嘴說道,似乎有些吃醋,不過心中忍不住自嘲,自己又算是他的什么人,有什么資格自嘲呢?
  “嗯,我們也該上船了。”
  張天澤點頭道,他也是為了保護東方軒與周雨辰等人,這個時候他要是以真面目示人,勢必會成為黑馬寨的頭號公敵,這種傻事,張天澤還是不會做的。
  “看什么看,交錢啊!我身上可沒錢,男人窮也要窮的理直氣壯。”
  張天澤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看向陳落雁,陳落雁忍住嬌笑,有如閉月羞花的仙子。
  “那你算不算是賣身給我了?”
  “區區五千極品元石而已,日后我便送你一座元石礦脈,又有何難。”
  張天澤豪氣道。
  “咯咯咯,那我可等著你了,你要是沒有一座元石礦脈,我可不干。”
  陳落雁抿嘴笑道,這家伙還真是牛皮吹上天。
  “這么說來,我給你一座礦山,你就是我的人了?”
  張天澤眉開眼笑,陳落雁的臉上,卻早已經是布滿了紅霞。
  “哼,說不過你。”
  陳落雁輕啐一聲,故作生氣,可是心中卻是有了一絲少女懷春的情愫。
  滾滾巨浪排空而起,巨輪驚天,碩大的船,有如水中巨獸一般,沖向北海深處,迎著沉入西方的斜陽,踏上了前往東榮島的征程。
  上船之際,足有近千人,張天澤看到了不少高手,雖然來路不明,但是都不是易與之輩,陳落雁也是相當的謹慎,與張天澤盡量站在隱蔽的地方。
  但是,真正的明珠即便是蒙塵在砂礫之中,也依舊會閃耀八方的。
  “這位姑娘,當真是有些面生啊,在下任重生,乃是這黑馬寨三當家的兒子,這艘大船,便是我們家的,不知道姑娘可否有興趣與我上客房一敘,斟酌幾杯呢?”
  甲板之上,張天澤與陳落雁向海而立,身后一聲召喚,卻是讓令人都微微一怔。
  “多謝任公子美意了,奴家不勝酒力,還是喜歡在這甲板上吹吹風,看看斜陽。”
  陳落雁輕笑道,畢竟人家可是黑馬寨三當家的公子哥,該給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姑娘,我可是誠心相邀,如今月色朦朧,初上云端,斜陽已逝,我看還是一同進入客房賞月比較好。”
  任重生笑瞇瞇的說道,張天澤眉頭緊鎖,這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鳥。
  “任公子錯愛了,抱歉,恕難從命。”
  陳落雁搖了搖頭。
  “我三番兩次相邀,難道姑娘就真的這么狠心,一定要拒我于千里之外嗎?”
  任重生的眼神逐漸縮緊,嘴角帶著一抹狠厲之色。
  “任公子這是何意?難道還要強人所難嗎?”
  陳落雁冷漠道。
  “我任重生想要得到的女人,還從來沒有得不到的,老子今天看上你,那是你的榮幸。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任重生目光如箭,兇氣逼人,與陳落雁針鋒相對,劍拔弩張。
  
11选5直选前3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