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漢風長歌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仇水之戰 一

第一百五十七章 仇水之戰 一


  雖然羌軍擊破匈奴兩萬部落兵馬的聲響很大,但彈汗山鮮卑人只要為突破仇水河匈奴人的封鎖而努力。
  鄧異已經領到了次日清晨攻向北岸匈奴中路的命令,是檀蒲親自對他說的,語氣很是平和,甚至還說但凡需要的軍械都可以支持。
  鄧異這些天來知道了北岸的匈奴兵力布局,右賢王的黑甲狼騎居中,左右兩側都是部落兵士。
  乞活軍面對的將是戰力最強的黑甲狼騎。
  “可汗,能否給我們五百具半身鐵甲?”鄧異沉吟后提出了要求。
  “鄧將軍應該知道,彈汗山甲胄也是奇缺。”檀蒲臉上露出為難之色,不過很快又道,“不過,二弟臨行之前讓我多多關照乞活軍,我便是再困難,也會幫你湊齊這五百具鐵甲。”
  檀蒲說話越來越有上位者的考慮,既然要讓人家拼命,人家提出的條件只要不過份,便是答應了也是對自己有利。
  “如此,就多謝可汗了。”鄧異抱拳謝道。
  過河之戰,馬匹無法在冰面上沖鋒,只有步行而攻,倒是對不太精通騎戰的乞活軍來說還算便宜,當然也不算優勢。
  “不知道有沒有我們劉將軍的消息?”鄧異這個時候還是想到了劉煜,將為軍膽,劉煜前一戰的勇猛讓他印象深刻。
  “還沒有消息傳來,但匈奴人分兵來說,肯定是二弟請動了羌人。按照腳程,明日羌人的兵馬有望趕來,所以本汗就打算明日攻打北岸。”檀蒲說得都自己的推測,涿邪山距此不遠,要打破匈奴堵截哪會那么容易。
  鮮卑可汗的想法是明天試著利用乞活軍先沖一陣。
  鄧異領命之后,便回大帳中集合了軍將,在初戰當中,乞活軍折了二千多人,在檀蒲的授意之下,鮮卑人把此前藏匿的中原奴隸都獻了出來,全軍人數又回歸到了五千人左右。
  鄧異按照人數劃分了五個千人隊,以首戰存活下來的中在遺民為骨干,重樹了乞活軍。
  鄧異自己領了一個千人隊,其他四個隊伍分別由屈連平、李進、柴青、杜茂帶領,小家伙韓昊跟杜茂關系很好,跟在杜茂身邊。
  “什么?明日讓我們主攻且栗胥的黑甲狼騎?”李進聽后一臉地不敢相信,“我們只有五千人,狼騎可是有兩萬,這跟送死有何區別?”
  “我知道了,這些鮮卑蠻子想我們去消耗匈奴人,這是變得法的想讓我們去死!”李進憤憤道,“老子才不干呢!”
  “我知道這對于乞活軍來說很難接受,所以我向檀蒲可汗要了五百具步兵鐵甲。”鄧異對李進的抵觸有了心理預期。
  “鮮卑蠻子自己都沒什么甲胄,怎么會給我們呢?”李進猜道。
  “李校尉猜錯了,檀蒲可汗給了,我回來的時候,順道去軍需要那里將鐵甲帶回來了。”鄧異回答道。
  “哼,無非就是想讓我們拼命,鮮卑蠻子心眼壞得很。”李進做了長時間的奴隸,心頭的怒意難平。
  “將軍什么時候回來?”杜茂邊上的小孩韓昊問起了劉煜。
  “匈奴人分兵,應該是君上的游說起效了,以我對君上的了解,他肯定會快馬回來。”屈連平篤定地道。
  在這幾人當中,他跟劉煜的時間最長,也結下了生死交情。
  “將軍若回來,就請老天爺再給匈奴人幾個天雷,肯定把它們嚇個半死。”雖然不知道初戰的聲響從何而來,但在座的這些人都有些明白跟劉煜存在關聯。
  “君上離去之時,曾經給了我五個鐵疙瘩,說是到了關鍵時候讓我拿出來用。”屈連平當然知道劉煜的土制手雷,劉煜甚至還教過他使用方法。
  鄧異一聽,不由地一驚,初戰的巨響雖然威力有限,但聲響還是嚇住了匈奴人。
  有此利器,乞活軍倒還是有一線機會。
  “你早說嘛,那聲響不僅能嚇匈奴人,也能騙鮮卑蠻子。”李進來了興趣。
  “屈校尉,你的這五個鐵疙瘩,能否交給我來安排。”鄧異可不想這樣的好東西浪費了。
  “本來君上就是給鄧副將來安排的。”屈連平笑道。
  ……
  匈奴兵馬五萬多,沿著仇水支流的冰河排開了大量的帳篷,河岸之上都安排了大量的游哨。
  在這片軍帳之中,最顯眼的是中間區域巨大的黑狼旗幟,旗幟之下帳中都是清一色黑色甲胄。
  這些兵士舉手之間,都有一股肅殺的悍意。
  冬日的草原,天亮來得有些晚,有一層霧氣在空氣中彌漫。
  右賢王且栗胥被貼身親衛叫醒,正要惱怒對方驚擾自己好夢時,卻聽到親衛說,須卜皋兵敗身死,羌軍已經朝仇水殺來的消息。
  頓時沒有了睡意,且栗胥趕緊讓親衛將報信的兵士叫進帳來,細細詢問。
  當聽到有人持有他的令牌進帳時,他心頭一陣一緊,這肯定是自己給沮渠徹的令牌,沒成想卻成就了敵人。
  對于天雷之說,且栗胥一開始不太相信,先頭部隊的經歷他還存一絲懷疑,但聽到須卜皋的兩萬兵馬也遇到天雷炸營,并且是全帳將官均被炸死炸傷之后,他忽然心生懼意。
  “不對,這肯定不是天雷,應該是我們未經歷過的一種聲響很大的武器。”右賢王從恐懼中得結論。
  “你來時,羌軍在做什么?”且栗胥已經感受到兩線做戰的壓力。
  “他們在搶我們的兵器、糧草。”報信的匈奴人回答道。
  “呵呵,羌人都是窮鬼,貼朵里基也是一個喜歡占便宜的小人。”且栗胥做出一個判斷,“這一次,我們損失了兩萬兵馬的裝備,他們肯定會搶著不放。”
  “這樣的話,羌軍至少最近幾日是不用擔心的。”且栗胥細想之后,“看來攻擊彈汗山還是要速戰速決。”
  自從兵馬駐扎在仇水支流北岸后,且栗胥原先是打算逼近鮮卑人低頭。
  但估計天亮后,鮮卑人聽說羌軍大勝后,必然更會選擇與匈奴對抗。
  “這會兒怕是不進兵南岸,鮮卑人不會俯首稱臣!”且且栗胥已經想通了這一點。
  “離天亮還有多久?”他問道。
  “差不多還有一個多時辰。”親衛回答道。
  匈奴人統治草原已有百年,也引用了中原的十二時辰之說。
11选5直选前3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