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點化江湖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大婚之日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大婚之日


  “我說這些,只不過是想讓你明白:我鐘萬仇也并不是傻子,如果人人都騙得了我,我這大老板的位置,早就被他人所取代了,”鐘萬仇的語氣變得嚴厲起來。
  一股無形的壓力,迫得老錢頭上的冷汗,就像是雨點般滾落下來。
  “鐘老板!我也不想這么做的,但那蘇劍就是一個王八蛋,他逼我服下了獨門劇毒!如果我不按照他的意思辦,那就會死得很慘。除了他,沒有人能解得了我的毒!”老錢已經崩潰,瞬間泣不成聲,“我還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越有錢,妻妾成群的人越不想死,他們希望自己活得越長久越好。
  最好是萬壽無疆,因為享受本就沒有滿足的時候。
  “可他并沒有給你解藥是嗎?”鐘萬仇沉聲道。
  “對呀!這王八蛋騙了我,我他嘛日他八輩祖宗!”老錢大罵不止,這一刻情緒終于徹底爆發!
  “我知道你的身體,也并沒有感覺到什么異樣是嗎?”鐘萬仇忽然問道。
  “也許……那只是一種慢性劇毒,”老錢對此也很困惑,畢竟他服下劇毒,可是足有一個時辰了。
  “你看這是什么?”鐘萬仇忽然向老錢拋來一個栗子殼。
  “這是栗子殼,老板什么意思?”老錢一頭霧水。
  “有人發現蘇劍跟著你走進了茅廁,在你們出去后,便在廁所撿到了這個栗子殼,”鐘萬仇漠然道,“你可記得那毒藥的味道?是不是有一股栗子味?”
  “對……是呀!還是一種又騷又臭,怪怪的栗子味,”老錢似乎明白了什么,“難道他給我吃的,只不過是一顆栗子?”
  “據我所知,一顆栗子若是蘸上一點兒茅廁里的東西,通常都會是那種味道的,”鐘萬仇的眼神中,已經迸射出了凌厲的殺氣。
  他身后站著的屠嘯天,更是向老錢投來了鄙視的目光。
  “我錯了!我該死!求老板再給我一次機會吧!”老錢終于認罪,他跪在地上,一個勁的拼命磕頭,磕得額頭上滿是鮮血!
  “你也知道,背叛組織的人,是沒有第二次機會的,否則就連我也難逃死罪!”鐘萬仇臉色鐵青,“但念在你跟了我八年的份上,我可以讓你自行了斷!”
  “好!”老錢好字剛出口,他的身上突然就同時打出八種不同的暗器!
  就好像他身上,一瞬間生出了三頭六臂,分別打向屠嘯天和鐘萬仇!
  這一手八暗器的暗器手法,的確已經可以和那些暗器名家媲美。
  盡管精準度和力道稍有不及,但其中兩種暗器,都是采用的“漫天花雨”手法,本就不需要多么精準的打擊!
  老錢的人,卻借著暗器發出之勢,矮胖的身軀,皮球般倒著滾飛了出去!
  然而鐘萬仇根本就沒有動,他身后的屠嘯天掌力輕輕一拂。
  那漫天飛來的暗器,便盡數被他的掌力震成了齏粉!
  隨后一道強勁的掌風呼嘯而出,正拍在老錢的后背上!
  那一掌之力太過恐怖!竟是直接將老錢的后背轟出了一個掌印形血洞,貫穿前胸和后背!
  老錢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一聲,便頹然跌倒在地一命歸西了!
  ……
  八月二十二,也許的確是個好日子!
  無論是陽光和氣溫,都令人感到很舒適很愉快!
  賈家張燈結彩,喜氣洋洋,看來是要娶新媳婦了。
  豪華的宅院里人來人往,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笑意,每個人嘴里都說著祝福的話。
  不管是真心或者假意,宋雪茹是要嫁給雁留聲了!
  賈家結婚的結交當然很廣!
  似乎一夜之間,這個消息就傳遍了金烏鎮。
  凡是在鎮上有頭有臉的人物,幾乎已經盡數趕來賈家祝賀。
  這場婚禮,辦得自然奢華無比,就算是皇帝大婚也不過如此!
  結婚最高興的當屬新郎。
  雁留聲頭戴紫金冠,身穿大紅袍,腰橫玉帶。
  玉帶上依舊懸掛著他那柄劍鞘鮮紅,綴滿了珠寶的名貴長劍!
  他整個人更顯玉樹臨風神采飛揚,接客待物,無不是彬彬有禮,一派君子之風。
  凡是來賓,沒有人不夸贊新郎的絕代風采,卻很少有人贊美新娘子。
  因為大家都知道宋雪茹出身卑微,貧困潦倒,嫁到賈家,那絕對是雀入豪門,極其的不般配!
  至于宋雪茹最終有沒有鳳凰的命?誰也不敢妄言。
  大家對雁留聲突然宣布娶宋雪茹,均持觀望和懷疑的態度!
  賈家的院落足夠多,足夠大,所以就算千人來此聚餐,也并不顯得如何擁擠。
  賈家的奴仆成群結隊,他們都很會說話,很會做事,將每個客人照顧得很周到。
  千總和鎮長大人全都來了,他們的官職雖然只有從五品。
  但在諾大的金烏鎮,已可稱得上是土皇上,所以排場自然大得很。
  他們都是由雁留聲的父母親自接待。
  但雁留聲對這些官員卻是一視同仁,既沒有阿諛奉承,更不會無禮慢待。
  可以說他對所有人都是如此,既不過分親近,也不冷漠疏遠。
  在距離的拿捏上,總給人一種剛剛好的舒適感!
  大老板鐘萬仇來了,他的身邊跟著不敗金剛屠嘯天,以及水牛兄妹的繼父宋良。
  宋良畢竟是新娘子的繼父,按道理總得請到貴賓的席位。
  可他非但沒有得到貴賓待遇,相對于其他賓客,反而稍顯冷落,這讓宋良如坐針氈很不舒服。
  他自己做的孽他自己最清楚,宋家被他迫害得家破人亡,若說他心里沒鬼,連他自己都不信!
  還有許多恰巧來到金烏鎮的江湖豪客也來祝賀,他們當中,并不乏武林中屈指可數的名家高手。
  在此遇上,彼此間自然免不了一番寒暄客套。
  蘇劍和宋水牛也來了!
  蘇劍帶著一頂馬連坡的大草帽,帽檐壓得很低,只能看到他粘著胡茬的下巴。
  為了這次赴宴,他還做了簡單的易容,以減少不必要的麻煩。
  畢竟暗中,不知有多少高手在尋訪他,伺機取走他項上這顆人頭呢!
  本來雁留聲是要請水牛坐上貴賓席的,但水牛執意不肯。
  除了蘇劍,他好像對任何人的態度都不是特別友好。。
  所以他們這一桌,除了他們兩個之外,再沒有第三個人來湊熱鬧。
  在別人看來,顯得既冷清又尷尬!
11选5直选前3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