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殺神 > 第九百四十九章 今晚我不走

第九百四十九章 今晚我不走

劉生!!”
  
  黑玫瑰一下就紅了眼,飛撲了下去,從地上抱起了劉生,但劉生已經氣絕而亡了,人群紛紛散開,看著這二人。
  
  “你。。”黑玫瑰紅了眼,人一下就站起來,手上的石劍一下就出鞘了,蹭的一下遙遙指著鬼陀舍,怒發沖冠,恐怖的威勢一下就沖她的身軀上沖起了。
  
  整個天空之上,風卷云動,恐怖的氣勢驚人到了極點。
  
  從這巨石城之中,沖起了一股十分可怕的氣勢。
  
  四周的人都為之紛紛讓開了一些。
  
  “你敢殺我的人?”黑玫瑰眸子里布滿了一些血絲,手上的劍怒指著鬼陀舍,兩人大紅的衣服對立。
  
  地上的鮮血,刺目。
  
  鬼陀舍怡然不懼,只是上前了一步,背負著雙手,“霓兒,你這是要對我動手嗎?”
  
  “過了今晚,我們可就是夫妻了。”
  
  鬼陀舍心頭冷笑,他知道,這黑玫瑰絕不會因為這個事今晚對他翻臉。
  
  巨石城之中,恐怖的兩道氣勢對峙在一起,惶惶之威,讓人心頭都為之顫栗了一些,許久之后,黑玫瑰的手臂似乎是無力了一樣,這才松下了手,慢慢的垂下,黑玫瑰從一邊走過,低頭的一瞬間,嘴角牽起了一絲苦意。
  
  “婚禮,繼續吧。”
  
  黑玫瑰擦肩而過,重新走回了婚禮臺上,鬼陀舍含笑,臉上的笑意,看的臺下這些人眸子里幾乎沖出沖天的怒火。
  
  所有人都在對著他怒目而視,可惜,卻又能有什么辦法?
  
  劉生已經死了,空洞的眼神一直看著天空,很快,從人群里無聲的走出了兩個人,拖著他的尸體離開了,尸體身下的血液在地上拖出了一道長長的痕跡,觸目驚心。
  
  這是一場沒有人說話的婚禮。
  
  。。。
  
  遙遙的院子里,陳凡一人站著院子里,看著月色,孤獨的身影顯得有幾分寂寥,眼神更有一分惆悵的味道。
  
  黑色的長發披在肩后,幾分風流倜儻,又有幾分的寂寥。
  
  “公子,你真的要去那破碎之地嗎?”背后,韓無涯不禁上前了一步,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他雖然剛剛進來,但是在進來之前,很多問題他都已經研究清楚了,那高級破碎之地究竟是一個什么地方,他很明白,去那里八年,幾乎是九死一生。
  
  那里是一片絕地,幾乎沒有人涉足那個地方,陳凡去那開發幽晶礦脈,幾乎等同于是一場自我放逐了。
  
  一場長達八年,漫長的自我放逐。
  
  “還有別的辦法嗎?”陳凡淡淡的道,“黑玫瑰為了我,犧牲已經到了這一步,而鬼陀舍也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我又何必留在這里自討沒趣呢。”
  
  “去那里,也挺好的,至少沒有人打擾,又可以安靜的修煉。”
  
  “不是嗎?”陳凡扭頭,對著韓無涯展顏一笑,看著陳凡的這個笑容,韓無涯久久沉默,竟然說不出半個字來,兩人一齊抬起頭,望向了那個天空,久久后,陳凡道,“無涯,你就不要去了,你留在這,那里太危險了。”
  
  “八年后,我再帶你回去。”
  
  韓無涯噗通一聲,直接跪了下去,表情嚴肅到了極點,“我奉公子為主,便是矢志不渝,這次李大人派我進來,就是為了進來保護公子的安全的。”
  
  “公子去哪,我就去哪。”
  
  韓無涯的語氣無比的堅定,看他這個語氣,絕沒有一絲松動的余地,陳凡沉默了,也一樣看著看向了遠方,“起來吧。”
  
  “今晚,又是一個不眠之夜啊。”陳凡眺望著遠處,巨石城的主殿方向,燈火已經熄滅了。
  
  陳凡默默的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陳凡瞪大了眼,看著這個天花板,房間里一片昏暗,什么都看不見。
  
  明天,就該離開這了,陳凡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一時不知該說些什么。
  
  自己在這也有十幾年了,對這里的一草一木,每一張紙,一張案幾都充滿了熟悉的感覺,明天一早就要走,陳凡還真有些舍不得,才恍惚間,一道身影一閃,一人從窗戶里鉆了進來。
  
  陳凡警覺,整個人一下翻身而起,望向了這個窗口,卻不禁一愣,借著這個月色,陳凡看到在這個窗口之下,立著一個人,黑玫瑰。
  
  “你怎么來了。”陳凡不可思議,黑玫瑰今晚特別像一個女人,明艷動人。
  
  身上還穿著那紫色的禮服,露出雙肩和鎖骨,臉上涂抹著淡淡的妝容,長長的睫毛一眨一眨,從那的領口隱約能看見一朵黑色的玫瑰,紋在皮膚之上,若隱若現,看的人血脈僨張。
  
  黑玫瑰緩緩向著陳凡走來,“今天不是你大婚之夜……”
  
  不等陳凡說完,黑玫瑰一下捂住了陳凡的嘴,把陳凡重新按倒,而她自己則是鉆進了被窩里,手指一勾,身上的衣服緩緩落地,看著陳凡,黑玫瑰平靜的道,“喜歡嗎?”
  
  這問題不像是在問一句富有感情的話,而是像在問一件器物,在問陳凡喜歡不喜歡。
  
  看著這玉雕一般的身子,陳凡呆滯了許久,才緩緩點了點頭。
  
  “今晚我不走。”黑玫瑰已經附下了身子,“我們大婚。”
  
  。。。
  
  主殿里,鬼陀舍獨自一人坐在大殿里,整個人的臉色陰森的可怕,“人呢?”
  
  旁邊一個侍衛顫顫巍巍的跪下,“大小姐不在,人出去了。”
  
  “嘭!”
  
  一個杯子在地上一下被砸成了粉碎,鬼陀舍氣到臉色鐵青……
  
  。。。
  
  兩個小時候,黑玫瑰緊蹙著黛眉,臉頰上一抹細小的痛苦之色,咬緊著自己的下唇,像是壓抑著什么,久久之后,才從嗓子里悶哼出一聲漫長的嘆息,兩人的身上均是細小的汗水,黑玫瑰倒了下去。
  
  黑玫瑰勾著陳凡的脖子,眼角上有一行清淚在緩緩的留下,閉著雙眼,“劉生死了。”
  
  陳凡沉默,劉生死了?陳凡的眼神都不禁恍惚了一下,劉生的話語似乎還在自己耳畔回響,依稀可聞。
  
  “哈哈,小子,等我出獄了,給你女兒也補上一份禮物。”
  
  “……”
  
  
11选5直选前3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