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聯盟之上單魔王 > 第二十章 家

第二十章 家


  這里,就是江淼的家!
  家人:姐姐,姐夫,外甥!
  至于父母,早在江淼還未記事的時候便因為一場意外雙雙去世,只留下江淼與大十六歲的姐姐相依為命。
  長姐如母,這句話放在江菁菁女士身上一點兒沒錯。
  打小兒江淼便生活在姐姐大人的魔掌之下,加上江淼又調皮的緊,每天的生活便唯有吃喝拉撒,以及竹條炒肉。
  有首歌怎么唱的來著?
  “愛就像姐姐打你,姐叒打你,從不講道理!無處躲避,總是讓人,始料不及~”
  而江菁菁女士自己作為一個初中上完就讀不下去的學渣,偏偏心里還沒點兒數。
  反過頭來將自己可望而不可得的東西強行施加在江淼頭上。
  這下好了,學渣何苦為難學渣?
  家里更雞飛狗跳了!
  直到......姐夫江小白同志出現在江淼的生活中。
  很湊巧,一個姓!
  但江小白同志的性格可不像同名品牌酒那樣暴躁,動不動錘人腦瓜子啥的。
  江小白同志是個老實人,別誤會!老實人的心眼兒可悶騷呢!這貨惦記江菁菁女士的美貌那可不是一天兩天,并用濃眉大眼順利走進了美女的心!
  后來談婚論嫁,面對親戚針對江菁菁女士還帶著個小弟弟的閑言碎語,面對江菁菁女士愈發猶豫的心!
  姐夫發了狠,二話不說拉著父母和長輩直接闖進了江淼家中!
  “啪!”
  一份合同,一份印泥,一支筆!
  “今兒個我父母長輩都在這,我想對你說句話!”
  “阿淼的事兒打我第一天認識你就知道了,如果我沒有這個思想準備還來追你的話,那我江小白就是在耍流氓!”
  “娶了你,江淼就是我的親弟弟!他讀書上學,我供著!”
  “白紙黑字!長輩見證!合同就在這兒,江菁菁你痛快點兒,簽字,按手印!”
  頓時,江菁菁女士淚如雨下。
  名字簽了,手印按了,但江菁菁女士強行添上一句補充:僅養育至18歲后繳完大學第一年的學費及生活費。
  用江菁菁女士的原話說:如果他是個男子漢,接下來勤工儉學加獎學金,足夠他的學業及生活支出。如果不是,他也不值得我再為他付出!
  從那一刻起,江淼便認定了,這個姐夫也是家人!
  只可惜,江菁菁女士失望了。江淼繼承了她的優良傳統,追隨著她的步伐,于初三那年果斷與學校saygoodbye!
  而后接觸到了英雄聯盟,憑借著天賦一路上分。又靠著打單子代練收獲第一桶金,在最叛逆的年紀聽著許少年的歌兒就“仗劍走天涯”去了。
  今天,是江淼第一次回家!
  “pia~”
  熟悉的巴掌!
  “pia~pia~”
  繼續!
  “pia~pia~pia~”
  面對著姐姐一邊哭一邊揍,江淼瞬間紅了眼眶。
  “讓你不上學!讓你往外跑!讓你掛老娘電話!”
  “哎~哎~別打了啊!好不容易回來了,回頭又讓你給打跑了!”姐夫趕忙拉架。
  “閉嘴!你給老娘滾一邊兒去!!!”暴躁的母獅子哪兒能這么容易就停火,直到廚房里飄來糊焦味兒,江菁菁女士這才火急火燎的放下了屠刀。
  “嗨~我就知道要挨揍!”江淼假裝整理散落在地的行李,趁機抹去眼淚。
  掏出一條黑利群遞給江小白,又從口袋里拿出一包散的。
  “姐夫,來一根?”
  “別啊!我不抽煙,戒了!真戒了!”江小白同志一邊賊眉鼠眼的往廚房方向瞅著,一邊麻溜兒的將一整條黑利群塞進沙發底下。
  然后瞪了眼兒子,
  “你的試卷我看到了!說吧,你是想讓你媽簽名還是想讓我簽名!”
  “emmm......爸爸簽吧!”
  “兒子真乖!”
  江淼:......
  趁著姐姐在廚房重新忙活的時候,江淼與姐夫坐在沙發上扯淡。
  “你小子混的不錯啊!都開始抽黑利群了,嘖嘖嘖!”
  “還行,還行!”江淼一邊閑聊,一邊開始將自己接下來的規劃詳細說明。不把江小白同志拉進陣營,一會兒還真無法說服姐姐。
  “臥槽,這一行這么賺錢?還有那什么直播,不是騙人的吧?”
  “真不是!過幾天我就要去魔都簽約,到時候你和我姐跟著一塊兒去不就完了?”
  “廢話,我和你姐當然得去!你太年輕,騙子就逮你這種小年輕騙!”
  同樣的關心很快從江菁菁女士口中再現,于是飯還沒吃完,兩口子就拿起手機開始查找直播行業的資料,并向一些鄰居家的小年輕煞有其事的詢問起來。
  “蘆本萎?臥槽!江叔您還知道蘆本萎?”
  “蘆本萎怎么樣?那當然是蘆本萎牛批啊!”
  ......
  “hunter?江姨你也玩擼啊擼?我跟你講啊,這hunter賊猛的!以后絕壁是職業天才!”
  “啥?直播?這么猛必須得打職業啊!不過他直播也賺錢!”
  “月工資有沒有一萬?哇~江姨你在逗我吧!月入百萬好不好!”
  ......
  兩口子終于有點信了,隨之也傻眼了!
  這年頭,錢已經這么好賺了嗎?
  為了讓姐姐相信,江淼又特意趁著蘆本萎直播的時候給他打了個電話,證明了自己是“hunter”的身份。
  又馬不停蹄聯系了鯊魚tv簽約超管。
  “三天后,在魔都商討合同!”
  兩口子終于信了,隨后便是江菁菁女士猶如變臉一般,顯得格外趾高氣揚!
  一把摟過江淼,指著江小白,用著她剛學到的新詞匯,
  “看,我弟弟,親的!”
  “牛不牛批?”
  “牛批牛批!”江小白同志瘋狂點頭。
  隨后與江淼對視一眼,兩只舔狗心有靈犀,朝著太后齊聲喊道:“您更牛批!”
  “媽媽最牛批!”
  拍馬屁的時刻怎能少了求生欲日常爆表的小外甥?
  然而......
  “pia~”
  “誰特么教你說臟話的?啊?小小年紀不學好,你特么是又欠揍了嗎?”
  “pia~pia~pia~”
  ......
  六月初,魔都!
  合同年限在江淼的力爭及蘆本萎的幫襯下,終于縮短為半年,一份短工合約。
  相應的,待遇也會成倍下降,不過江淼并不在乎。
  月工資十萬,簽字費十五萬。禮物分成五五開。加上優先續約意向,簽字費又多給了五萬。一共二十萬當場開支票。
  江淼想也不想便將支票交給姐姐。
  “把房子賣了換個學區房唄?別擔心我,你弟弟的未來光明著呢!”
  是啊,光明!
  江淼暗自攥緊了拳頭,
  未來,我來了!
11选5直选前3直